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伊蘭琪
       蛇曾經是鄂溫克族重要的圖騰物,在神話中鄂溫克人的祖先神舍臥克神就是一條長有犄角的巨蛇,隨著人們對自然界認知的加強,鄂溫克人對蛇的崇拜從蛇圖騰崇拜逐漸轉變為祖先神崇拜。蛇不僅是鄂溫克人的祖先神,也是薩滿教中的重要神靈,它與薩滿有著密切的關系,被當作是薩滿的化身。
       圖騰信仰是人類最古老也是最為復雜的信仰文化之一,世界上大多數民族都曾存在過圖騰信仰。圖騰(totem)為印第安語,意為“我的親屬”。該詞最早出現在18世紀末的文獻中,英國商人J·郎格在與使用阿爾滾琴(Algonkin)語的奧吉布瓦和奇佩瓦人的交往中,發現他們相信自己與某種動物有血緣關系,并在《印第安旅行記》中首次使用了圖騰一詞。
       蛇圖騰信仰分布十分廣泛,我國閩南地區就有悠久的蛇圖騰崇拜習俗,他們認為蛇擁有超自然的力量,并且能保護族人免受傷害,在日常使用的器具上,也經常飾以蛇樣花紋以表現他們對蛇的崇敬。蛇不僅是南方民族中重要的圖騰物,在北方民族尤其是信奉薩滿教的滿——通古斯語系的民族中也有重要的地位。在鄂溫克族神話和民間信仰體系中,有諸多蛇圖騰崇拜的現象和遺跡,蛇不僅是鄂溫克族祖先神的化身,在薩滿教信仰中,蛇同樣占有重要的位置。
       傳說鄂溫克人也有祖先神舍臥克神,是頭上長著兩只犄角的大蛇。相傳很早以前,一個有辮子的鄂溫克人在一個大湖邊遇到了一條長有兩個大角的蛇,這條蛇是從天上來的,它不懂人語,卻能與薩滿通話,這條蛇就是鄂溫克人供奉的祖先神——舍臥克神。舍臥克神能與薩滿通話,體現了其作為神的神圣性和神秘感,也隱喻了蛇與薩滿的特殊關系。
       另一篇神話《舍臥克的傳說》中,通過講述舍臥克神對年輕人古爾丹的幫助,將舍臥克神善良慈悲和法力無邊的形象表現了出來。古爾丹為了給生病的母親找藥,來到一個不知名的大湖邊,到了半夜,他看到了一條一丈多長,一摟多粗,頭上長著犄角卻長了一張人臉的大蛇。大蛇告訴古爾丹,如果他能找到一個薩滿,它就會把肚子里的藥吐出來給古爾丹。第二天古爾丹便找來了一個薩滿,大蛇與薩滿說了一些古爾丹聽不懂的語言,然后就吐出來一塊箭頭大小、閃閃發光的東西交給了古爾丹。古爾丹的母親吃了這東西以后得救了,為了表示感謝,古爾丹用樺樹皮按照大蛇的樣子雕刻出一個神偶,并用狍子皮包裹起來,他每次打獵回來都用獲得的獸肉祭祀神偶,后來這個神偶就成了鄂溫克人所供奉的祖先神——舍臥克神。
       在這兩則神話中,舍臥克神的形象經歷了一定的變化。在《鄂溫克族的起源》中,舍臥克神是一條長有兩只大角的巨蛇,而在《舍臥克的傳說》中,舍臥克神從長角的大蛇變成了人首蛇身。舍臥克神的形象經歷了從獸到半人半獸的轉變,這與人們對圖騰認識的不斷深入有關。圖騰的涵義隨著人類文化的發展而不斷變化,最初,人類把圖騰物當成自己的親屬,用“父母”、“祖父母”或者“兄弟姐妹”稱呼其圖騰,把自己裝扮成圖騰的模樣,并把圖騰作為群體的標志。到了后來,隨著社會和理性思維的發展,人們逐漸開始思考和尋找自己的祖先。由于思維的落后,他們誤以為圖騰就是人類的祖先,人類是由圖騰繁衍而來的,于是產生了圖騰祖先崇拜。直到原始社會后期,人類終于開始意識到自己與周圍動植物之間的差別,圖騰物與他們并無血緣和親屬關系,但是由于對圖騰祖先的信仰已經深入其生活和精神信仰體系,圖騰就逐漸演變為氏族或部落的守護神。
       生活在大興安嶺密林中的鄂溫克人,與自然界中的各種動物為伴,這些動物既是他們的生產生活資料的來源,也是鄂溫克人思想創作的靈感原型。蛇具有一定的毒性和攻擊性,蛇皮的花紋豐富多變而充滿神秘色彩,蛇還有重生般的蛻皮能力。這些特點使得人們對蛇產生敬畏,人們既希望避免蛇對自己的傷害,又想要獲得蛇那樣的神奇能力,因此鄂溫克族將蛇作為自己的圖騰,以祈求獲得蛇的保佑與庇護。
       作者簡介:伊蘭琪(1991—),女,鄂溫克族,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2017級博士生,研究方向:民族學。

上一篇:那些年,那些事兒

下一篇:性格決定詩作?陸游究竟有多少東西忘不了、放不下

2019中超开幕式及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