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包文君
      尖杠也叫肩杠,是林區集材歸楞木頭時的工具,一般選用樺木或木質堅硬的雜木做成,一米多長的木棒子兩頭漸細并削成尖,中部粗壯,抬木頭時掛上用繩索或鐵絲(八號線)的扣環,下連兩個帶洞眼的鐵質抓鉤(卡鉤),兩人一組,合稱一道杠。
      別小看一根小小尖杠,它可在林區木材生產時期的傳統工藝流程中扮演著木材上楞、裝車等重要環節,特別是機械化程度較低的年代,人力歸楞、裝車都靠它來完成,即使林區全面停止天然林商業性采伐時機械化程度高的時期,有時歸楞還要靠人力歸楞。今天,林區人還習慣用尖杠抬些較重的東西。
      木材生產時期,男青年工作好找,只要你身體健康、有力氣就行,招工時報上名后就可以上班。綽源林業局1983年建局,建局較晚,正是用人之際,我于1986年秋季,在招收計劃外工人時報了名,八月份就到貯木場成為生產三段的一名力工。第一天干活就是扛小桿,把散落在貯木場場區內的徑級4、6、8厘米的小桿歸楞。小桿不重,一次能扛兩根,可是桿子上的木癤子磨得肩膀生疼。我們小組歸10至16個粗(厘米)的徑木,秋季天氣悶熱,干起活來,往往汗流浹背,一天下來累得腰酸腿疼,左肩也磨得紅腫破皮。
      轉眼到了冬季,時值木材生產的黃金期,這對我們這群“生瓜蛋子”來說是一種體力和耐力的考驗。每天早上7點鐘就上班,昨天剛清理好的楞場,今天又卸滿了一車車木頭,工作量大增,大木頭壓得我們齜牙咧嘴,但大伙都堅持著。我也鍛煉的能一次扛起4米長16厘米粗的松徑,甚至直徑18厘米粗的木頭也不在話下。若遇到更粗的木頭,我們就用尖杠抬,兩人一組,一手扶著尖杠上肩,一手持著抓鉤哈腰勾住木頭,然后兩人同時起來抬著脫向楞垛。對于直徑超過30厘米粗的原木,兩個人抬不動,就四個人兩付尖杠成為兩道杠一起抬木頭,有時木頭再大就組成三道杠六個人抬,我還抬過四道杠的八人抬。
      用尖杠抬木頭既是力氣活,也是技術活,多道杠抬木頭最重要的要屬頭道杠,由他把控抬運木頭的行進路線和節奏,其他各道杠均由他指揮行動,確保每個人受力均勻,協同、節奏步調一致,避免受傷。抬大木頭誰偷懶就壓誰,因為誰一哈腰木頭重心就向誰傾斜,千斤重的大木頭一旦受力不均勻容易使一個人承擔更重的重量而壓傷,有時會把尖杠壓斷,所以每個人都挺直腰,跟著頭道杠的步調向前走——
      哈腰掛呦,嗨呦;
      挺起腰呦,嗨呦;
      往前看呦,嗨呦;
      開步走呦,嗨呦;
      上楞垛呦,嗨呦;
      步要穩呦,嗨呦;
      加把勁呦,嗨呦;
      小心放呦,嗨呦……
      在林區多種勞動號子中,抬木頭時高亢號子最具代表性,由頭道杠中一人領唱,一般是小組長,其他人應聲附和,以極強的節奏感來統一步伐、順暢氣脈、協調動作、形成合力,既有團結協作的勞動之美,又體現出濃厚的森林文化內涵。
      林區停伐后,自然用不上尖杠,尖杠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林業工人沒有了尖杠壓肩的那種苦,有的是生態建設換來的滿山郁郁蔥蔥的“甜”。一天,我在清理倉房時,偶然看到了閑置于角落里的一根尖杠,這讓我回想起了青春年華的成長歷程,挺住了尖杠下的重壓,贏得了勞動尊嚴,不由的再次撫摸左肩上的那個肉疙瘩,那是青春的留痕,是奮斗的符號。

上一篇:宣紙的“前世今生”,和你想象的不一樣

下一篇:返回列表

2019中超开幕式及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