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伊蘭琪
      圖騰信仰是原始時代的人在對周圍環境事物的認知初期誕生的信仰產物,隨著人們對自然界和自身認識的不斷發展,人們逐漸意識到自己的祖先并不是某種動植物或是半人半獸,而是同自己一樣的人類,于是祖先神的形象就由其所崇拜的動植物轉變為了人。這種祖先的人格化是隨著對偶婚的發展而逐漸產生的,當時的人們已經能確認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并且能理解妊娠和生育的關系,因此半人半獸的祖先觀念和認為自己與某種動植物存在親屬關系的觀念逐漸消失。
       在一篇創世神話中,鄂溫克族的祖先神舍臥克神的形象就不再是一條長有犄角的大蛇,而是轉變為一個老年女性薩滿。過去杜拉爾氏族有個女薩滿已經100多歲了,兩個兒媳婦因為她年老無用想要殺死她,但怎樣也殺不死,把她的手割下來又恢復了,把她的肚子割開又長上了。后來老薩滿說:“你們真想殺我就割斷我的小手指頭吧。”結果她們真的割下女薩滿的小手指頭,女薩滿死了。但過了不久,所有族人全都得了怪病,請薩滿跳神也無濟于事。后來有一位老薩滿發現是被害薩滿的靈魂在做祟。為平息被害老薩滿的怒氣,從此各家都開始供奉舍臥克神。在生產力水平較低的社會中,充滿經驗的老年人是“一部活的百科全書”,老人們具有較為豐富的生產生活經驗,他們知道在何時何地能獲得獵物,也了解如何觀察和預測氣象的變化,并且將這些經驗傳給下一代,因此老人在氏族內部具有崇高的地位,人們甚至覺得老人具有超自然的力量。在神話和傳說中,老年人進一步發展為祖先神通常具有神奇的特性,是人們崇拜的對象。當時的人們認為,人死后靈魂還在,尤其是有威望的老人、氏族首領和薩滿的靈魂會重新回到族群中,成為人們的祖先神。這些已故人的靈魂有好有壞,非自然死亡的人其靈魂往往帶有怨念,會給子孫后代帶來懲罰和厄運,因此人們要通過對它的祭拜來安撫它,以求得平安。
       在母系社會中,氏族中的薩滿多是女性,這些女性薩滿是氏族里的絕對權威,她們不僅被視作具有超自然能力的祖先,而且被認為是世界和文明的創造者。在一則鄂溫克族神話中,就講述了老年女薩滿的創世經過:“相傳太陽出來的地方,有個白發老太太,她有一對很大很大的乳房。老太太是個撫育萬物的薩滿,人間的幼兒幼女,都是由她來賜予的。”這則神話將女薩滿在鄂溫克人心中的崇高地位深刻地描繪出來,強調她有巨大的乳房,突出了人們對女性的生殖崇拜;人世間所有的幼兒都是由她賜予的,則顯示了她作為始祖女神創造人口的能力。對于先民來說,繁衍人口是關系到族群興衰的重要事情,掌管人口出生的始祖女神是女性生育能力的代表,她們不僅女性特征明顯,還經常有眾多男女族人伴隨左右。陳巴爾虎旗鄂溫克索木西拉那妹他氏族的的舍臥克神偶是21個大小不等的人像,傳說有一次那米塔氏族的薩滿正在請一位老薩滿舉行奧米那楞儀式時,來了很多殺害薩滿的人。那米塔氏族的薩滿知道后,立即連同參加儀式的18個男女青年(9男9女)騰云駕霧上了天,上到天上的人一共有21人。他們上天后告訴本氏族的人供奉21個神像,所以那米塔氏族祖先神的神像是21個人形神偶。
       舍臥克神和女性比較熟悉,所以新娘出嫁時要帶走娘家舍臥克神偶。當該女子病逝后,這個舍臥克神偶就被扔掉。一家如果有若干個兒子,就把原有的舍臥克神偶傳給同居的幼子。新娘從娘家繼承祖先神是母系制度遺留的體現,氏族圖騰崇拜是圖騰崇拜的原初形式,在這種形式下,圖騰按母系傳承。隨著氏族制度不斷分化,產生了部落圖騰崇拜,接著父權制和一夫一妻家庭的出現,氏族圖騰崇拜逐漸轉變為家庭圖騰崇拜。
        作者簡介:伊蘭琪(1991—),女,鄂溫克族,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2017級博士生,研究方向:民族學。

上一篇:尖 杠

下一篇:為什么說梁山好漢只有三十六位?

2019中超开幕式及比赛